榆林華辰潔凈能源有限公司

Yulin Huachen Clean Energy Co.,LTD.

   
天然氣調價:幾家歡喜幾家愁?
來源:燃氣在線 | 作者:銷售部 | 發布時間: 2016-05-11 | 1888 次瀏覽 | 分享到:

       日前,國家發改委發布了非居民用天然氣價改的通知,決定自9月1日起上調非居民用氣存量天然氣門站價格0.4元/立方米,居民用氣門站價格不作調整。

  據悉,價格調整有利于引導資源合理配置。車用氣仍將保持快速發展:氣價調整后,車用氣價格相當于汽油價格的60%-70%左右,價差雖有縮小但仍具有競爭優勢,需求有望較快增長。工業用氣成本壓力進一步加大:對用氣工業企業,用氣成本壓力進一步上升,或有利于促進產業結構調整,加快淘汰部分落后產能。

  天然氣發電企業積極性受挫?

  通知明確規定,對供熱和發電企業的影響,將通過理順供熱和發電價格、地方政府給予適當補貼以及對個別確有困難的企業給予適當氣價優惠等方式統籌解決。但從實際情況來看,目前各地方政府尚未出臺相關政策。

  多家天然氣發電企業表示,在去年價改后,個別地區雖采取給予適當補貼、稅收優惠或提高上網電價等政策,但目前國內天然氣發電項目仍然利潤微薄甚至虧損,而此次天然氣價改通知剛出,政府部門還未有相關補貼或優惠政策出臺。

  業內專家也表示,近年來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項目利用率提高,加之頁巖氣等非常規天然氣開發提供的氣源保障、余電上網壁壘逐漸消除和個別地區政府補貼政策出臺等利好因素,吸引眾多地方政府和各類企業紛紛涌入燃氣發電領域發展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項目。此次氣價上漲后,若政府部門不能出臺相關的扶持政策,各方面對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項目投資積極性或放緩。

  一位不愿具名的湖南某業內人士表示,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項目能源利用率可達85%,并且長沙地區對新建項目設備給予補貼,但上網電價低、氣價成本高,目前運營的項目也僅保持在盈虧持平狀態。此次氣價上漲,氣價補貼、上網電價上調等政策還未出臺落地,在一定程度上也會抑制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項目投資的熱情,一些項目或因此擱置。

  LNG、CNG車用市場影響不同?

  對出租車行業來說,氣價提高后車用氣價格與成品油價格相比,仍具有明顯優勢。

   據悉,當前國內多數城市有50%-65%CNG車使用93號汽油,且大多數省份CNG價格受到當地物價局調控,預計CNG車用價格漲幅不會太大。

  但對LNG車用市場而言,此次價改對LNG原料氣價格放開,由供需雙方協商確定,因此具體調整幅度暫不明朗。據了解,進入2014年以來,由于上游LNG產能的爆發式增長,LNG市場出現明顯的供過于求,2014年4-7月,價格始終在低位徘徊,對于LNG車用發展略有利好,但仍舊無法確定對LNG車用市場的影響。

  中國道路運輸協會名譽會長姚明德表示,“LNG車用價格如果是柴油的65%左右尚可盈利,再高的話就比較難經營了。”

  多位業內專家表示,如果存量氣LNG工廠受成本壓力牽制,最終選擇上調產品價格的話,車用市場走勢可能不會樂觀。

  成本壓力大,LNG投資需理性

  多位LNG企業人士及市場相關人士表示,新一輪天然氣價改后,存量氣LNG工廠的成本壓力將大增,而增量氣工廠受益,縮窄與存量氣工廠的氣源成本差。仍有存量氣指標的LNG工廠原料氣價上調基本成定局,成本上漲將帶來巨大的壓力,如何順利將這些壓力疏導至下游至關重要。

  據了解,目前LNG工廠使用的原料氣中大多為增量氣或者其他氣源,此次價改影響不大。以陜西地區尚有存量氣指標的工廠為例,目前其原料氣價為1.95元/方左右,生產成本約3700元/噸,如果以存量氣價上調0.4元/方來計算,LNG工廠的生產成本大約會增加550元/噸左右,其生產成本將達到4250元/噸,工廠的盈利空間十分有限。若考慮銷售費用和財務費用,恐怕將和使用增量氣的工廠一樣,陷入虧損境地。

  但部分市場人士認為,鑒于目前LNG產能過剩、下游承受能力不強的局面,將上游原料上漲的成本轉嫁至下游的難度較大。

  從國家整體能源戰略的角度考慮,理順天然氣價格關系、推進天然氣整體市場化的進程,是必走的一步棋。天然氣價改是其中的重要一環,到“十二五”末實現非居民增量氣和存量氣價格的并軌的目標不會改變。這意味著,2015年的天然氣價改或仍將如期到來,屆時LNG工廠的整體成本壓力將進一步加大。

  “國家希望通過價改引導下游合理利用天然氣,助力產業結構調整,避免某一產業的過度投資,在后期形成產能過剩。從LNG工廠的情況來看,至少在短時間內,LNG工廠已經出現了供大于求。利用企業趨利避害的天性,適當引導這部分投資,或許是國家政策的目的。”安迅思天然氣分析師陳蕓穎說。

  國家價改決心不變,對于在建和擬建LNG工廠的投資商來說,在后期布局或投建LNG工廠需考慮更多因素,投資需理性。

  放開非常規天然氣價格限制

  通知中表示,“進一步落實放開頁巖氣、煤層氣、煤制氣出廠價格政策,需要進入管道與國產陸上氣、進口管道氣混合輸送并一起銷售的,供需雙方可區分氣源單獨簽訂購銷和運輸合同,氣源和出廠價格由市場決定,管道運輸價格按有關規定執行。”

  而在2013年國家發改委的價改調整通知中,頁巖氣、煤層氣、煤制氣如果進入長輸管道混合輸送并一起銷售的(即運輸企業和銷售企業為同一市場主體),需要執行統一門站價格。

  從上述文件中不難看出國家對非常規天然氣價格政策的態度轉變,即取消價格限制和監管,促進頁巖氣、煤層氣和煤制氣等非常規天然氣的發展,將價格完全交由市場決定。

  供需雙方可區分氣源單獨簽訂運輸合同,管道運輸價格按有關規定執行的規定則有利于推進管道向第三方開放,因此供需雙方只需向負責管道運輸的企業支付管輸費用便可。

  “以頁巖氣為例,目前國內頁巖氣勘探開發成本較高,這導致氣源價格遠超于氣源出產地區的市場承受能力,若執行統一門站價格,氣源方無法接受。此次放開價格限制有利于頁巖氣的下游拓展,將氣輸送至價格承受能力較高的地區,反過來可以提高氣源方的開采積極性。” 安迅思分析師顏石表示。

       新聞中心

王牌闯关